<thead id="vtfzn"><font id="vtfzn"><address id="vtfzn"></address></font></thead>

<meter id="vtfzn"><progress id="vtfzn"><b id="vtfzn"></b></progress></meter><em id="vtfzn"><sub id="vtfzn"><sub id="vtfzn"></sub></sub></em>
    <noframes id="vtfzn"><listing id="vtfzn"><nobr id="vtfzn"></nobr></listing>

    <pre id="vtfzn"></pre>

        <font id="vtfzn"><meter id="vtfzn"></meter></font>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展會動態

        華為任正非:我的精神導師是毛澤東

        發布時間:2021-10-28 06:43:36 閱讀次數:

        華為任正非:我的精神導師是毛澤東
        原創 栩先生 栩先生 2018-12-15
         推薦點擊上方△藍字,關注這個有匠心的公眾號。
         
         
         
        圖片
         
        文 |  李栩然
         
        首發 | 栩先生(ID:superMr_xu)
         
         
         
        1
         
        2018年,有一部在貴州省都勻拍攝的電影上映。
         
         
         
        這部有點現實又有點荒誕的電影,一不小心成了今年票房的一匹大黑馬。
         
         
         
        它的名字很有意思,叫《無名之輩》(導演可以考慮給我發點廣告費)。
         
         
         
        時間倒回到74年前。
         
         
         
        有個濃眉大眼的男孩也在這里出生。
         
         
         
        他的父親是當地的知識分子,給他取了一個極具中國傳統“中庸”文化的名字,正非。
         
         
         
        這個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非正即誤,在那中間,還有一個灰度。——任正非
         
         
         
        如果,任正非不是后來創辦了一家叫華為的小公司的話。
         
         
         
        很可能現在的他,也就是貴州老家一個普普普通的無名之輩,一個疾病纏身的退伍老軍人。
         
         
         
        每天雷打不動看看人民日報和新聞聯播,偶爾在地方報紙上寫一點小文章,弄孫為樂。
         
         
         
        但命運之線在他1987年南下創業的時候,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
         
         
         
        如今,那家他用不到2萬元資金創辦的不起眼的小公司,已經成為中國民營企業史上,很可能是最大最厲害的一匹黑馬。
         
         
         
        在2017年的世界500強榜單中,華為以785.1 億美元營業收入名列中國民營公司第1名,全球第83名。
         
         
         
        也是500強里唯一沒有上市的公司。
         
         
         
        一年的營業利潤是BAT的總和還要多。
         
         
         
        華為的“黑馬效應”還跨過了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直達西方社會。
         
         
         
        因為華為的崛起,當年那些神一樣的對手,被打得滿地找牙甚至按在地上摩擦。
         
         
         
        當華為強勢介入手機制造后,居然把曾經不可一世的蘋果公司也拉下了神壇。
         
         
         
        10月26日,華為在上海舉辦Mate 20系列中國發布會,正式發售華為新機。同天,蘋果新機iPhone XR正式在杭州、北京等開賣。
         
         
         
        估計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華為的新機發售異?;鸨?,而曾經排起大長隊的蘋果店卻門可羅雀。
         

        這是一家怎樣可怕的公司??!
         
         
         
        2
         
        與華為取得的巨大成功對比明顯的,則是任正非的刻意低調,甚至一度消失在媒體視野里。
         
         
         
        他不參加任何社會活動,不玩微博,不玩微信,不搞關系,不參加領獎,不問政謀政,不向任何圈子靠攏。
         
         
         
        與和他同時期的企業家如柳傳志、張瑞敏、王石、王健林等相比,任正非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另類。
         
         
         
        與比他晚一些的企業家如李彥宏、馬云、馬化騰等相比,任正非就好像生活在另一個星球上。
         
         
         
        華為在其領導下不干房地產,不涉足資本運營,31年來只做一件事,就是通信制造。
         
         
         
        華為實際上是一群傻子,所謂的傻就是他們專心致志地做一件事。——任正非
         
         
         
        2002年的北京國際電信展上,任正非正在公司展臺前接待客戶。一位上年紀的男子走過來問他:華為總裁任正非有沒有來?
         
         
         
        任正非問:你找他有事嗎?
         
         
         
        那人回答,也沒什么事,就是想見見這位能帶領華為走到今天的傳奇人物究竟是個什么樣子。
         
         
         
        任正非說,實在不湊巧,他今天沒有過來,但我一定會把你的意思轉達給他。
         
         
         
        有人在出差去美國的飛機上與一位和氣的老者天南地北地聊了一路,事后才被告知那就是任正非。
         
         
         
        2016 年4 月的一個晚上,有人在虹橋機場拍到一張照片,72 歲的任正非獨自一人拖著拉桿箱,排隊等出租車。過了兩個月,又有人在深圳機場的擺渡大巴上,拍到幾乎同樣的場景。
         
         
        與他低調可以相提并論的,是任正非在華為的股權比例很低。
         
         
         
        四通集團聯合創始人段永基曾造訪華為,問任正非有多少股權,任正非回答:“我占的股份微乎其微,不足1%。高層加起來3%吧。”
         
         
         
        于是段永基說:“那你有沒有考慮到,你們只占3%的股份,有一天別人可能聯合起來把你們推翻, 將你趕走?”
         
         
         
        任正非回答說:“如果他們能夠聯合起來把我趕走, 我認為這恰恰是企業成熟的表現。如果有一天他們不需要我了,聯合起來推翻我,我認為是好事。”
         
         
         
        但任正非可能記錯了,實際他在華為的持股比例超過了1%。
         
         
         
        根據網上的數據,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的持股比例98.82%,任正非出資比例為1.18%,參與員工持股計劃出資占公司總股本的0.21%,兩項累計之后,任正非在華為的總持股比例僅為1.4%。
         
         
         
        這點持股比例,和BATJ等的創始人比,完全不值一提。任正非從來沒有成為過中國首富,甚至連富豪榜前100名都沒進過。
         
         
         
        為人低調、持股比例極低,任正非還能牢牢把控華為,帶領華為公司不斷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靠的是影響力。
         
         
         
        盡管他極力躲避媒體的關注,但他的影響力卻從來沒有被人忽視。
         
         
         
        2005年,任正非被美國《時代》周刊全球100名“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這驚人的影響力,就來自于他的自身。
         
         
         
         
         
        3
         
        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召開,這次大會提出了一個雄心勃勃的科學發展計劃,確定了108個項目作為全國科技研究的攻關重點,而其目的是“到本世紀末趕上或超過世界水平”。
         
         
         
        當年,共有6000人參加了這次科學大會,33歲的任正非是最年輕的人之一。
         
         
         
        他因為剛剛獲得了全軍技術成果一等獎而意外地得此殊榮。
         
         
         
        正因為有這些經歷,所以他剛去深圳的時候,還準備從事技術工作,或者搞點科研,并且對正火爆的股票和房地產深惡痛絕。
         
         
         
        但他自己后來說:
         
         
         
        如果我選擇這條路,早已被時代拋在垃圾堆里了。我后來明白,一個人不管如何努力,永遠也趕不上時代的步伐,更何況在知識爆炸的時代。
         
         
         
        只有組織起數十人、數百人、數千人一同奮斗,你站在這上面,才摸得到時代的腳。我轉而去創建華為時,不再是自己去做專家,而是做組織者。
         
         
         
        如果不能民主地善待團體,充分發揮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將一事無成。從事組織建設成了我后來的追求,如何組織起千軍萬馬,這對我來說是天大的難題。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有一個非常著名的說法:領導就是要讓跟隨他的人們,從他們現在的地方,努力走向他們還沒有去過的地方。
         
         
         
        1987年,已過不惑之年的任正非終于領悟,一個人單打獨斗最多能成為一個英雄;要團結帶領幾十人、幾百人乃至最后幾十萬人的團隊,需要依靠組織和思想的力量。
         
         
         
        而這股力量的源泉,就是毛澤東。
         
         
         
        任正非非常注重政治學習,熟讀《資本論》等著作,而研讀最深的還是《毛澤東選集》。
         
         
         
        一名跟隨任正非多年的老員工說,任正非一有閑工夫,他就琢磨毛澤東的兵法怎樣成為華為的戰略。
         
         
         
        而此前,任正非在部隊期間就是“學毛標兵”。
         
         
         
        仔細去研究華為的發展,以及任正非的管理思想、戰略方法,不難看到毛澤東思想的深深印記。
         
         
         
        1995年12月26日,毛主席誕辰紀念日,任正非在市場部整訓大會上發表了《目前的形勢與我們的任務》,題目與毛澤東在1947年發表的文章完全相同。而兩篇文章的誕生背景也頗為相似,都是完成了“農村包圍城市”,開始向更大目標攻堅的關鍵時期。
         
         
         
        1998年,任正非寫了一篇《華為的紅旗究竟能打多久》,標題就是來自毛澤東在井岡山時期的那篇著名文章,只不過一個是革命樂觀主義精神,一個是深沉的危機意識。
         
         
         
        同年,在華為舉行的“產品研發反幼稚大會”上,任正非以《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為題發表講話,用毛澤東50年代訪問蘇聯對中國留學生所講的這句名言,鼓勵華為的年輕研發人員對未來充滿信心,相信華為經過努力一定能夠發展壯大,成為與國際巨頭比肩的企業。
         
         
         
        除了這些,任正非還寫過《反驕破滿,在思想上艱苦奮斗》、《要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在自我批判中進步》,他的講話里還經??梢钥吹街T如“統帥”、“將軍”、“正規軍”、“土八路”、“新兵蛋子”、“炮火”等軍事詞匯。
         
         
         
        字里行間,全是毛主席的影子。
         
         
         
        華為還有一句話是“集中優勢兵力,攻克一個重點市場”。
         
         
         
        也完全是毛澤東打仗的套路。
         
         
         
        4
         
        毛澤東在《文化工作中的統一戰線》中說:“沒有文化的軍隊是愚蠢的軍隊,而愚蠢的軍隊是不能戰勝敵人的。”
         
         
         
        關于華為的企業文化,任正非曾有過這樣的回答:“華為的文化某種意義上講不就是共產黨文化嘛,以客戶為中心不就是為人民服務嘛;為共產主義理想沖鋒在前,享樂在后,不就是奮斗者文化嘛……”
         
         
         
        1995年前后,任正非找來一幫人大的教授,歷時數年,終于在1998年制定出了《華為基本法》。
         
         
         
        通過這一過程,任正非將一己之謀、 一己之力, 轉化成了全公司十多萬名員工共同奮斗的方向和目標,轉化成了華為強大的、生生不息的企業文化。
         
         
         
        盡管后來任正非還先后學習了IBM,松下、宏碁等等公司的管理手段和理念,但當我們真正進入華為企業文化的靈魂深處,才會發現,其實所有的這些理念也好、價值觀也好,早已寫在了《毛選》之中。
         
         
         
        華為企業文化的核心價值觀是“客戶為中心,以奮斗者為本,長期堅持艱苦奮斗”等等。
         
         
         
        幾乎完全就是毛澤東思想的三個基本方面的商業化闡釋。
         
         
         
        這就是: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獨立自主。
         
         
         
        5
         
        第一個方面:實事求是
         
         
         
        所謂的實事求是,就是一切依據客觀條件制定策略。
         
         
         
        面對問題,既不是盲目樂觀,也不是消極等待,而是靈活有效地采取多種手段實現目標。
         
         
         
        比如,1992年,華為自主研發出交換機及設備,但當時國內大市場皆由阿爾卡特、朗訊、北電等洋巨頭牢牢把持,華為難有立足之地。
         
         
         
        在此情形之下,任正非提出“農村包圍城市”這一戰略,讓華為搶先占領國際電信巨頭沒有能力深入的農村市場,步步為營,進而攻城略地,最終占領城市,將國內市場一點一點奪了回來。
         
         
         
        和當年毛澤東帶人打游擊的戰略幾乎一模一樣。
         
         
         
        實事求是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永遠客觀看待自己身處的環境。
         
         
         
        2000年,正當華為銷售額達220億元,利潤以29億元人民幣位居全國電子百強首位時,任正非寫下了《華為的冬天》一文。
         
         
         
        他在文章中寫道:“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
         
         
         
        在2016年5月30日召開的全國科技大會,輪到任正非發言時,他說:“華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華為已前進在迷航中。”
         
         
         
        多看看任正非的文章就會發現,在過去的三十多年里,他一直表現得憂心忡忡,說得最多的是“冬天”、“萎縮”、“失敗”、“破產”、“死亡”等冷冰冰的字眼。
         
         
         
        但奇怪的是,天天疾呼“死亡”與“破產”的華為不僅活得很滋潤,而且登頂世界通信制造業;天天高喊“百年基業”與“世界一流”的眾多企業卻早已折戟沉沙、銷聲匿跡了。
         
         
         
        之所以會這樣,就是因為在任正非帶領下的華為,能時時刻刻保持警醒的狀態。
         
         
         
        去認真分析自己所處的環境位置,制定最佳策略,而不是稍有成績就飄飄然。
         
         
         
        敢于承認失敗的可能,才有面對困難的勇氣。
         
         
         
        “我們生存于一個叢林世界,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實際上都在被危險所包圍著。如果你不始終保持對危險的警覺,變得麻木、麻痹,危險可能就會悄無聲息的,由一個黑點變成黑影,由一個黑影變成巨大的威脅,籠罩在組織的頭上,所以,戰勝恐懼,戰勝危機感的過程,其實就是企業走向成功的過程。”——任正非
         
         
         
        從這點上看,任正非特別像三體里的章北海,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面壁者。
         
         
         
        他看透了地球在面對三體入侵時必然失敗的結局,但卻不是因此就悲觀失望,而是向死而生,努力用常人難以理解的戰略為人類贏得一線生機。
         
         
         
        多年來,任正非所扮演的角色同樣如此。
         
         
         
        就像克勞塞維茨《戰爭論》中所說的那樣,他要在茫茫黑暗中,發出生命的微光,帶領著隊伍走向勝利。
         
         
         
        6
         
        第二個方面:群眾路線
         
         
         
        華為文化的核心是,以客戶為中心。
         
         
         
        為了服務客戶,華為公司的員工可以做到其他公司完全做不到的事情。
         
         
         
        在戰火紛飛的伊拉克、敘利亞,在疾病橫行的非洲,除了國家的維和部隊、新聞記者,往往就只剩下華為員工。
         
         
         
        因為他們還有客戶在那里。
         
         
         
        共產主義首要的宗旨是為人民服務。
         
         
         
        共產黨創立初期,就選定了自己的客戶:普通老百姓。
         
         
         
        毛澤東放著大城市里的優越生活不過,到處轉山溝、穿密林,就是為了接近老百姓。
         
         
         
        他愿意同老百姓們談心聊天,教他們讀書識字,告訴他們美好的生活是怎么樣的。
         
         
         
        在中央蘇區,已經是中華蘇維埃主席的毛澤東親自給孩子們編寫了語文課本。
         
         
         
        其中的《新三字經》開篇就是這六個字:天地間,人最靈。
         
         
         
        關于這兩者的相通之處,任正非自己曾經有過一段經典論述:
         
         
         
        “中國五千年文明說‘童叟無欺’,就是以客戶為中心;共產黨講‘為人民服務’,也是以客戶為中心。其實我們就這點價值,沒有其他東西。華為沒有獨特的文化,也沒有超越中國五千年的基礎文化,(只是)將這種文化精神付諸實施。”
         
         
         
        群眾路線還有一條很重要,就是要長期保持艱苦奮斗。
         
         
         
        因為一旦精神上有了懈怠,奢靡享樂,就容易脫離群眾。
         
         
         
        對待客戶也一樣,一旦覺得自己成功了,就很容易不在意乃至傲慢。
         
         
         
        據說,華為之所以不上市,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任正非害怕華為上市造就一大批富豪,丟掉了華為艱苦奮斗的工作作風,最終丟掉了整個市場。
         
         
         
        在客戶面前,你再有成績、再有能耐,也要踏踏實實做好服務。
         
         
         
        中國的革命是偉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毛澤東
         
         
         
        7
         
        第三個方面:獨立自主
         
         
         
        華為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
         
         
         
        是成長快?收入高?500強?
         
         
         
        都不是。
         
         
         
        它最讓西方國家恐懼的。
         
         
         
        是強大的獨立創新能力。
         
         
         
        90年代初,華為創立不久,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朱镕基在深圳的一次企業家座談會上問在座的企業家,對當前經濟改革和世界經濟發展形勢有什么認識和看法。
         
         
         
        其他企業不是要扶持就是要貸款,當時剛創業不久還默默無聞的任正非則一鳴驚人地說:我覺得,世界通訊市場應該有中國的聲音。
         
         
         
        在華為剛剛發展那幾年,任正非曾大膽放言:“十年之后,世界通信業三分天下,華為將占一分。”
         
         
         
        那個年代,電信制造業是歐美巨頭的天下。
         
         
         
        那些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如朗訊、諾基亞、愛立信、西門子、北電、阿爾卡特等基本瓜分了世界電信市場。
         
         
         
        華為在一無技術,二無人才,三無資金的條件下,義無反顧地選擇了自主研發這條路。
         
         
         
        壓力最大的時候,任正非站在公司五樓的窗口對研發人員說:你們要是研發失敗了,還可以另謀出路,我就只能從這個窗戶跳下去了。
         
         
         
        任正非很早就深謀遠慮地認為: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為了加快發展速度,不斷地用優惠政策吸引外資,引進技術。但這種以市場換技術的代價太大了。
         
         
         
        他曾經說過,外國人到中國來是為賺錢來的,他們不會把核心技術教給中國人,而指望我們引進、引進、再引進,企業始終也沒能獨立。以市場換技術,市場丟光了,卻沒有哪樣技術真正掌握了。
         
         
         
        而企業最核心的競爭力,其實就是技術。
         
         
         
        為此,華為每年都將銷售額的10%以上投入研發,在全球各地建立研發中心,把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到了許多前端研發中去了。
         
         
         
        據說有一次柳傳志去華為,看到華為的科研搞得好,就請教任正非。
         
         
         
        任正非說:搞研發不能急功近利,要做好投入幾個億,幾年不冒泡的準備。
         
         
         
        柳傳志一聽就傻眼了。
         
         
         
        2014 年,華為的國際專利申請件數超過多年盤踞第一的美國高通,位居全球公司之首。
         
         
         
        2014年11月,湯森路透集團(Thomson Reuters)發布了第四屆“全球百強創新機構”榜單。評選方法主要基于四個原則:整體專利數量、專利授權成功率、專利組合的全球覆蓋率以及專利影響力。
         
         
         
        華為是中國大陸唯一上榜的企業。
         
         
         
        2015年,華為的研發投入高達92億美元,占其收入的比重超過15%,超過臺灣臺積電+鴻海+聯發科+聯電+緯創的總和,超過了全國25 個省市的研發投入,相當于A股400家企業總和。
         
         
         
        中國人民有志氣,有能力,一定要在不遠的將來,趕上和超過世界先進水平。——毛澤東
         
         
         
        主席的預言,至少在任正非和他所創立的華為身上應驗了。
         
         
         
        今天的華為,在通信領域、芯片制造等方面,都有了自己獨到的核心技術,終于在5G時代站上了信息世界的浪潮之巔。
         
         
         
        自然也就遭到了西方國家的敵視甚至打壓。
         
         
         
        他們撕下了人權、民主、法治、開放等面具,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圍追堵截,甚至是不折手段的打擊報復。
         
         
         
        早在2013年5月,美國《紐約時報》就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等情報機構對外國企業和經濟官員進行了廣泛的網絡監控和竊聽,華為公司不僅赫然在列,而且被監聽已經長達七年之久。
         
         
         
        一周多前,任正非的女兒,也是華為高管的孟晚舟被加拿大非法拘押,對一個年近50歲的女性,加拿大居然動用了重刑具。
         
         
         
        豈止是喪心病狂,簡直是喪心病狂。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說:這不是簡單的司法案件,而是有預謀的政治行動,是美國動用國家權力對一家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政治追殺。
         
         
         
        就在昨天,法國運營商證實,將不采用華為5G設備用于法國市場。
         
         
         
        身處風口浪尖上的任正非,面臨的險惡環境,承擔的巨大壓力,都難以想象。
         
         
         
        他今年已經74歲了,這個曾經風華正茂、敢打敢拼的學毛標兵,如果不是因為華為,現在應該是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了。
         
         
         
        但他卻還不能退休,而且將要面對一個更加復雜的局面和國際環境。
         
         
         
        華為將何去何從?
         
         
         
        2015年1月,任正非在一次講話中說:沿著主航道,把握好大江大河,我們一定能走到大海。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是一切正義事業發展的歷史邏輯。——毛澤東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
         
         
         
        我相信,只要他們一直堅持他們曾經堅持的初心和理想,絕不放棄從未放棄的原則和底線,敢于面對難以面對的一切困難和挑戰。
         
         
         
        那么,未來的華為還將大踏步前進。曾經遭受的種種屈辱、阻礙和不公,都將變成奮進路上不竭的動力。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時代潮流浩浩蕩蕩。只會眷顧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而不會等待猶豫者、懈怠者、畏難者。
         
         
         
        華為加油!
         
        私人电影网_和老外3p爽粗大免费视频_成视频在线
        <thead id="vtfzn"><font id="vtfzn"><address id="vtfzn"></address></font></thead>

        <meter id="vtfzn"><progress id="vtfzn"><b id="vtfzn"></b></progress></meter><em id="vtfzn"><sub id="vtfzn"><sub id="vtfzn"></sub></sub></em>
          <noframes id="vtfzn"><listing id="vtfzn"><nobr id="vtfzn"></nobr></listing>

          <pre id="vtfzn"></pre>

              <font id="vtfzn"><meter id="vtfzn"></meter></font>